14个男人,穿着统一的队服,在一块水泥场地上来回奔跑、接球、射门……5月3日晚,在香港深水埗街心公园的一块小型球场里,一支足球队正在认线盏照明灯的强光照射下,可以清晰地看见球员们脸上的汗水。

场边,除了球队的工作人员外,还有一批特殊的观众。他们多是些“居住”在公园里的流浪汉,他们的“居所”,是球场的塑料椅子、花园里的凉亭,或是某个幽暗的角落。

对于场上的球员们来说,这样的生活环境并不陌生。不久前,因为失业、赌博、吸毒等种种原因,他们也曾过着无家可归的流浪生活。

但一个多月前,经过层层选拔,这14名球员从10支由流浪汉组成的球队中脱颖而出,成为现在这支球队的候选球员。他们即将代表香港,去参加今年8月在法国巴黎举办的“流浪汉世界杯”(HomelessWorldCup,直译为无家者世界杯)。这是一项专门为流浪汉举办的每年一度的世界性足球比赛,至今已有8届历史,香港也已6次派队参赛。

但吴卫东还是在电话里说服了他的搭档:“你就算帮我个忙吧。如果失败了,都算在我的头上。”

大部分球员根本不会踢球,“波牛”挺着大肚腩,跑上几步就气喘吁吁;何颂斌骨瘦如柴,一碰就倒;自称是“马拉多纳”的谭平新,居然连基本的停球都不会;别人口渴了喝水,“醉猫”却躲到角落里喝白酒,后来跑累了,趁人不注意,擅自退场回家睡觉去了。

陈永柏事后回忆,他仅仅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了一个“至今不想公开姓名的有钱朋友”,筹来了10万元。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香港的一家慈善团体——和富社会企业的主席李宗德。听完一番对流浪汉世界杯的介绍,李宗德笑着说:“其实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相信你,给你10万港币。”剩下的4万港币,陈永柏算在了自己头上。

训练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先是绕圈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继而练习控球,传球,射门。在仅有10分钟的中场休息里,球员们累得“大字形”地躺在水泥地上,不愿意起来。

直到两年之后,“波牛”去世,吴卫东才知道,在选拔期间,“波牛”已经患有癌症,他想把这个机会留给队友。

有所不同的是,如今参赛球员已不再全部来自曙光队,而寻找、组织与选拔球员的工作,也不再由吴卫东独自承担。

14个男人,穿着统一的队服,在一块水泥场地上来回奔跑、接球、射门……5月3日晚,在香港深水埗街心公园的一块小型球场里,一支足球队正在认线盏照明灯的强光照射下,可以清晰地看见球员们脸上的汗水。

场边,除了球队的工作人员外,还有一批特殊的观众。他们多是些“居住”在公园里的流浪汉,他们的“居所”,是球场的塑料椅子、花园里的凉亭,或是某个幽暗的角落。

对于场上的球员们来说,这样的生活环境并不陌生。不久前,因为失业、赌博、吸毒等种种原因,他们也曾过着无家可归的流浪生活。

但一个多月前,经过层层选拔,这14名球员从10支由流浪汉组成的球队中脱颖而出,成为现在这支球队的候选球员。他们即将代表香港,去参加今年8月在法国巴黎举办的“流浪汉世界杯”(HomelessWorldCup,直译为无家者世界杯)。这是一项专门为流浪汉举办的每年一度的世界性足球比赛,至今已有8届历史,香港也已6次派队参赛。

但吴卫东还是在电话里说服了他的搭档:“你就算帮我个忙吧。如果失败了,都算在我的头上。”

大部分球员根本不会踢球,“波牛”挺着大肚腩,跑上几步就气喘吁吁;何颂斌骨瘦如柴,一碰就倒;自称是“马拉多纳”的谭平新,居然连基本的停球都不会;别人口渴了喝水,“醉猫”却躲到角落里喝白酒,后来跑累了,趁人不注意,擅自退场回家睡觉去了。

陈永柏事后回忆,他仅仅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了一个“至今不想公开姓名的有钱朋友”,筹来了10万元。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香港的一家慈善团体——和富社会企业的主席李宗德。听完一番对流浪汉世界杯的介绍,李宗德笑着说:“其实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相信你,给你10万港币。”剩下的4万港币,陈永柏算在了自己头上。

训练每周两次,每次两小时。先是绕圈跑步,仰卧起坐,俯卧撑,继而练习控球,传球,射门。在仅有10分钟的中场休息里,球员们累得“大字形”地躺在水泥地上,不愿意起来。

直到两年之后,“波牛”去世,吴卫东才知道,在选拔期间,“波牛”已经患有癌症,他想把这个机会留给队友。

有所不同的是,如今参赛球员已不再全部来自曙光队,而寻找、组织与选拔球员的工作,也不再由吴卫东独自承担。

作者 ybvi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