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下这些“黑色”,并非否认整个中国足坛的存在和其价值;相反,理性地看待中国足球发展历程中的这些曲折和波澜,并在今后的实践中加以克服,才是我们的初衷和愿望。

作为甲A新崛起的金牌球市,火爆的西安球市成为中国球市中逆市飞扬的一道亮丽风景线轮陕西与青岛队之间的比赛改变了这一切。

陕青之战即将结束时,“西北狼”陕西队仍以3比2领先。补时第3分钟,青岛小将曲波在对方禁区内觅得射门机会,被一防守队员在背后拽倒,当值国际级主裁判周伟新判罚点球,青岛队依靠这个点球将比分锁定为3比3平,粉碎了主队全取三分的希望。这一判罚“点燃”了2002年中国足坛的第一个炸药包。据中新网援引其他媒体报道 ,赛后,一年轻球迷从看台上跳下朝周伟新的脸上就是一拳,然后迅速跑开,部分球迷在看台上点燃报纸。

事后,在一片谴责声中,西安赛区被中国足协取消主场资格16轮,并罚款10万元。一夜间,西安的“金牌球市”就此灰飞烟灭,而甲A中人见人怕的“西北狼”也沦落为“西北羊”和甲A“副班长”。值得注意的是,3·24事件前,西安赛区就曾被中国足协5次处罚;在2001年,原陕西“狼头”马科斯牞曾因妻子在西安某宾馆遭袭,凶手一直未查获牞气而转投深圳。

3·24球迷滋事早已盖棺论定,但那一瞬间,职业联赛公平竞争观念和体系,及裁判员职业道德、水准的信任底线轻易被摧毁,值得足协决策层反思和警醒。

实际上,6月4日在光州0比2不敌哥斯达黎加队后,仓促“走穴”般备战世界杯的中国队就必须要订购回程机票了。论实力而言,客观地说,中国队战胜最终夺冠的巴西桑巴军团和世界杯第三名土耳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6月13日在汉城,国足只是例行公事般完成公干而已。

三战三败,净失9球,中国队的世界杯首演以惨败告终,“米卢神话”也就此彻底破灭。但在国内体育界,关于米卢的“快乐足球”,就引起多种截然不同的“反思”结果。有礼节性地赞扬,也有不以为然,更有飞溅着唾沫星子痛批“快乐足球”的。甚至,新一届国家队选帅过程中,“快乐足球”已被作为反面教材来作为“择偶标准”。

一个米卢,能够圆中国足球冲击世界杯决赛圈的梦;但要屹立于世界足坛之林,路得要自己走。

虽然在世界杯上“大未必佳”,但“小时了了”是中国足球的“招牌特点”。在香河基地备战U20亚青赛时,王宝山率领的国青队喊出了“亚青赛夺冠”的响亮口号。但在多哈,国青队首战便以2比4惨败叙利亚队,凭借小组赛最后一轮2比0小胜阿联酋方从小组中晋级八强,随后就在10月27日以1比4栽倒在沙特队面前而无缘世青赛。比失败更令国内球迷难以接受的是,这支成长于中国职业联赛后,身穿“中国”队服的少年队,在参赛途中不断爆出“5美元/天的出国补助,不如在国内踢甲A”等丑闻,将士之间也不断爆出“腥闻”。

多哈惨败,一夜间,我们明白,在青少年足球的综合竞赛中,我们不是可以睡觉等别人追赶的“兔子”,而要做追赶别人的“兔子”。

1月8日,继和李书福在杭州联手召开新闻发布会,揭出足坛打假黑幕并引起轩然后,1月8日宋卫平再次和广东吉利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桂生悦在杭州主办了“足球黑哨”现象法律研讨会。彼时彼境,中央电视台《足球之夜》、新华社、南方周末等十多家媒体前来报道,对扫黑前景,宋卫平和桂生悦均表示不同程度的乐观。

但此后,从涉嫌的足球裁判员,到中间人,再到孙培彦,原为裁判员的中间人,现役知名裁判员,从1月到12月,在所有的明暗线索都没有下文后,我们只能耐心地等待司法处理的结果,毕竟法律是最公正的裁判员。

但扫黑风暴带给国内足坛最现实的变化是,一大批年轻裁判员走上中国绿茵一线,虽然随之带来错漏判增加的后果,但既然“壮士断腕”是早晚的事,早换总比晚换好。

甲A第18轮,也是在国际足联规定的公平竞赛日,国安客战四川大河,因不满当值助理裁判的判罚,曾留学德国的国安老将周宁与裁判发生争执,后被主裁出示第二张黄牌罚出场。出场时,周宁竖起中指指向观众。据悉,事后得知情况,阎掌门亲自为周宁量刑取消其余下所有比赛的资格,并责成俱乐部力压周宁尽快向社会公开道歉,否则,将取消其2003年运动员注册资格。

对此,周宁的话颇耐人寻味:“球迷可以不尊重球员,但球员绝对不可以不尊重球迷。”很有些悔之晚矣的味道。虽然“周宁事件”还没有让球员换位思考,让其认识“深刻”到“球迷是上帝”的地步,但至少现在,球员不是“稀缺商品”。

没了升降级,甲A靠什么维系,舆论监督,职业道德支撑,是靠铁腕管理,还是靠钱?

10月17日,0比2,云南红塔队在联赛重新开始后的甲A第23轮主场败给了青岛队。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已执教云南队4年之久的铁腕人物戚务生以个人名义宣布辞职。此后有流言传出:没悬念的甲A,奖金少了,球员把挣钱的“视野”放到了输球而非赢球上,甲A财大气粗且排名靠前的红塔队中居然有人涉嫌打假球!?戚务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正色警告道:“玩足球也要讲良心!”虽然他没点任何球员的名字,但几名旋涡中的当事人纷纷为自己辩白。舆论一片哗然。

玩游戏要守游戏规则,踢足球争的是赢而不是输。执教国家队时,戚务生就曾以一句“我只负我该负的责任”,让人对其恪守传统,和组织上保持高度一致的“本分”个性印象深刻。10月22日,红塔集团新任高层出面挽留,达到“敲山震虎”目的的戚务生留任红塔,并宣布不像外界盛传的那样对球队进行“清洗”,不久后红塔俱乐部宣布2003赛季云南队主教练仍是戚务生。

戚务生没有也不可能刺穿中国足球“假球”这个脓包,但他拍案辞职一举,仍让很多人认识到,当“盘口”成为甲A流行语时,警惕“假球”就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了。

甲A第21轮,北京国安主场被排名靠后的上海中远以1比1逼平。在比赛进行过程中,“有少数观众将饮料瓶等杂物带进球场,结果导致有的观众多次向场内投掷饮料瓶等杂物,干扰了比赛的顺利进行,而且在比赛中骂声不断,影响极坏。根据《全国足球赛区安全秩序规定》的有关条款,中国足协决定给予北京赛区警告的处罚。”

更大的麻烦没有被提及。因对比赛结果不满,赛后一小部分球迷在走出工体后,砸车焚烧垃圾桶,一度将范围从工体东门延伸到了东二环。因而足协对北京赛区的处罚,被视为“量刑过轻”。

足协和中央电视台就甲A转播费用“掰手腕”,结果一衣带水的近邻举办的韩日世界杯我们能够一场不落地看全,但家门口办的甲A却看不到电视转播。

一直到领导发话:不能再拖了,央视才在第7轮开始直播甲A,足协的官方网站才在7月2日刊登了第7到18轮央视甲A直播时间和场次,只是被晾在一旁的球迷也难得提起兴致为“我们的联赛”捧场了。

自始至终,球迷的呼声与利益被搁置在一边,而漠视球迷,最终受到惩罚的还是稚嫩的联赛。世界杯的热潮使得韩(K联赛)日(J联赛)球迷数量总体上升,而甲A出现了球迷过千,堪与球场内外的安保人员“一一对应”的悲惨境地,国安推出50元/人的年套票,而大连队则在夺冠关键场次连续多轮免费看球,结果连京之战前一周,20万球迷申请免费入场看球。

甲A的商业价值还没被完全开发出来,首先领略到的是失去拥趸的萧条。足协自身也损失不小,甲A赞助商就以前6轮联赛没有直播为由欲削减今年的赞助款项。

在足协因在“实德系”形成过程中管理不善,而遭到广泛诟病之时,执教“实德系”大连赛德隆成为2002年甲B亚军的徐弘在成都就任大河主帅。

“实德系”的形成,足协有关职能部门难辞其咎。年初全兴退出,并以400万的超低“跳楼价”甩卖,而大河趁势接手就引来非议如潮,在联赛开始前的成都联赛各俱乐部老总峰会上,基于自身竞争利益需要,重庆力帆的老板尹明善就曾经“杯葛”并率先向“实德系”发难,但在一片唾沫星子声讨中,四川大河俱乐部和大连赛德隆俱乐部的注册申请依然被批准。

足协同“实德系”的拉锯战一度蔓延到乙级联赛的最后阶段,最终拥有国奥小将吴坪枫和吴伟安的广东博力能队以2比1击败了大连三德队,成功狙击“实德系”属下的另一支队伍杀入甲B。在甲A,大连实德最终夺冠,“军功章”上应该记下大河顽强拖住深圳和北京前进的步伐那一笔。

但剥离“实德系”的难度之大,并非依靠足协一纸行政命令所能够解决的。虽然最后通牒已电传给了大连实德俱乐部、四川大河俱乐部和大连赛德隆俱乐部,但这次足协要等到18日开始的香河老总峰会,他们寄望以民主表决的形式来扼杀。

12月3日上午,当谢峰以一张“黑桃Q”战胜魏克兴的“梅花J”时,“永远争第一”的北京国安队不得不屈居甲A第三名。

足球联赛的最终名次不是靠脚,而是一副扑克牌,这足以申报“吉尼斯记录”最有特殊意味的镜头,定格了2002年甲A联赛的混沌与无奈,以及落寞。 (育雄专稿)

作者 ybvi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